专题

Special

丁明峰:中国科技投资的机会和策略

2018-06-08
什么才是下一波好的投资方向?科技投资的主战场在哪里?如何评估一家公司是否具备投资价值?4月17日,在深圳市合创智能及健康创业投资基金合伙人大会上,合创资本董事长丁明峰在《时代·科技·投资》的发言中,分享了对当下时代,科技投资的方法论、理念、策略等的看法。

美国再次发起对中兴的制裁,让我一宿没睡好,也让我想起二十多年前的一件往事。那年,政府组织中兴、华为去北美参展,在展会上,一位朗讯的工程师得知我是来自中国的同行,就问我:“你们中国人的辫子都剪完了吗?”
 
这是二十多年前,我所处的时代。当时,“低价”是中国产品的唯一标签,没人相信中国能做高科技。
 
二十多年后,我们的通信产业已经走到全球前列,我也离开中兴,转行做投资,但那件往事始终在心里激励着我,让我始终坚定一个信念:一定要让中国在全球的高科技领域中,拥有立身之处。

科技投资的春天已经到来
聚焦基础技术与国产替代

我想从当下的投资行情和科技发展趋势两个方面谈谈我对我们所处的时代以及对科技投资的理解。
 
今年的投资行情可以用“冷热不均”来形容,一方面,某些资本追捧的热门企业即使不允许投资人做任何尽调,也仍然受到大资金追捧;另一方面,互联网走到后互联网时代,所有互联网创业公司已经成为阿里和腾讯竞争的工具。业内甚至有个说法,所有投资人的钱、创业团队的努力,都只不过是为阿里和腾讯抢占支付入口做前锋而已。当市场格局既定的那一天,这些创业公司可能将统统不存在。另外,从O2O、摩拜、滴滴等投资案例来看,互联网领域的巨额资金已经所剩无几。所以,在后互联网时代,投资遇冷的很大原因是因为投资人难以找到好的投资方向。
 
那么,什么才是下一波好的投资方向?过去三十年的全球经济发展轨迹或许可以给我们答案。
 
从产业发展轨迹来看,如果美国某产业的主要市场份额在中国,那基本可以断定,十年以后,这个产业一定会转移到中国。为什么美国会制裁中兴?因为美国芯片公司70%的市场在中国,也就是说,美国半导体产业转移到中国是大势所趋。当然,如果美国对中国主要芯片使用厂商,比如中兴、华为、联想等企业全部停止供货,美国芯片公司也将面临倒闭。所以,中美博弈以及越来越深的全球贸易壁垒等都将对全球科技产业格局产生深远影响。
 
通讯产业是中国少有能在全球领先的产业,在即将到来的5G时代,中国将结束过去三十年的追赶者角色,成为全球领导者。主要原因在于,中国的4G存量用户已经占全球总用户的70%,超过欧美总和。而第三世界国家由于3G还未完全普及,他们可能会从2G直接过渡到4G。所以,在第五代移动通信技术中,中国已经占据先发优势。
 
当然,通信仅仅是ICT产业的冰山一角。我们也看到,ICT行业的融合趋势越来越明显。所有互联网公司都在往云计算趋势发展,如美国的亚马逊、谷歌和微软,中国的阿里等。合创资本在云计算领域没有布局,因为在阿里、腾讯领跑的前提下,创业公司很难胜出。
 
另外,互联网+AI也将对各行各业产生重大影响。虽然,合创资本已经充分认识到,lOT+AI将会在未来十年,对全球经济及ICT产业产生重大影响,但我们仍然非常冷静,坚持AI目前只是处于初级阶段,因为即使是一家估值100亿的算法公司,如果商业模式不能落地,估值也将难以长期支撑。
 
因此,我们认为,随着全球化、信息化带来的科技红利达到顶峰,全球经济增长呈衰退状的当下,基础性技术将受到前所未有的重视,科技投资的春天已经到来。就合创资本而言,科技投资集中在两方面,一是对未来社会进步有重大影响的基础技术创新;二是国产替代。
 
从2015年起,合创团队就已经开始布局国产芯片领域,主要集中在通讯和汽车电子领域的半导体芯片布局。如世界最领先的无线充电芯片与一站式系统集成解决方案提供商——易冲无线、全方位触感压力传感器技术及方案解决提供商——纽迪瑞、专注于提供位置和时间基础信息的国家高新技术芯片设计企业—泰斗微等数十家半导体产业链企业。
 
也正是因为我们的投资方向相对聚焦、清晰,所以,合创智能及健康创业投资基金投得相对较快,目前已投资总额超过基金可投金额的70%,其中七成以上,合创团队都为领投或独家投资,整支基金有望提前完成投资。 

世界没有颠覆
只有循序渐进

无论是技术发展,还是需求驱动、市场培育,我们认为,所有产业发展的规律都是循序渐进,水到渠成的。比如,如果没有移动互联网过去二十年的积累和智能手机的发展,也就不会有滴滴打车。所以,不要相信颠覆。我们认为,企业家创业的主要目的就是把最可靠的技术商业化,为消费者提供服务。
 
因此,作为投资团队,我们在评估基础技术的发展状态时,会不断追问,这个技术是不是能够满足商业需求?这个需求是真的吗?这个需求是不是足够大?可以说,我们判断一个公司的存在是否合理,就建立在这些追问基础之上。
 
我们团队出身于实业,我们深知,市场变化莫测,不确定性因素每时每刻都在发生。因为无法精准预测未来,所以,当我们面对一个主战场时,我们坚持的主要方法论就是不可知论。为了不丧失机遇,我们往往会通过基金在各个不同方向进行充分布局,从而增加盈利概率。
 
从过去经济发展的轨迹来看,下一个经济繁荣期可能会出现在2030年左右。未来真正起主导作用的技术到现在为止还没有出现。但我们非常确定,集过去三十年的高科技积累与局部创新优势的中国市场是我们的主战场。

好的投资者围着码头打猎
好的创业者自带光环

投资要打游击战,没有太多的意义,也不可能成功。合创资本最擅长的还是利用自身的产业理解,投资早期以及团队培育的成长期项目。我一直跟团队讲,要把自己的“码头”打好。
 
什么叫“码头”?我们在海上打猎,单凭自己去判断鱼群的方向很难,最好的办法是围绕着码头打猎。也就是说我们必须聚焦,我们团队的大方向是ICT和医疗健康,每个团队的成员还将专注于自己的小方向,只有这样才能建立整个行业的资源链,保证项目来源,并对项目的可靠性进行验证。同时,团队根植于“码头”的产业背景、资源嫁接、技术判断、市场阅读和企业管理经验等能力,也会为创业者带来独特价值。创业者都很孤独,我们希望,在被投企业低头拉车时,我们能帮他们抬头看路。事实上,我们对企业的投后管理已经占到60%以上的权重,因为为被投企业的服务过程,也是我们挖掘新项目、新商业机会的过程。
 
对于投资标的的选择,项目所在行业的市场空间是我们考虑的第一要素。因为,只有水涨才能船高。所以,市场增速是被投项目实现五年十倍收益的保证。因此,研究存量市场的意义非常有限。就像手机行业,存量市场非常大,但一个新的品牌要胜出却非常难,因为缺乏市场增速。除非找到新的细分市场,比如一加手机。所以,对于行业格局已定的项目,我们基本不碰;对于缺乏技术创新以及跟政府补贴相关的项目,我们坚决不碰。我们坚持的投资理念就是找到非常明确的应用场景,利用相对成熟的技术集成或优化,来解决实际问题。因为投资本身是商业行为。所谓商业行为,就必须利用现有相对成熟的技术为客户创造价值。
 
对于退出,我们的基本理念是投得好,才能退得好。好的项目质量是退出的保障。因为我们遴选出优秀的企业家,会自聚光环、自聚能量、自聚资源,毋须我们花费太多精力放在退出上。同时,我们的LP结构中,既有政府基金、母基金,也有产业链上下游企业,保证了我们项目的退出,能够为企业和投资人带更好的价值回报,最终帮助中国的高科技走向全球。

上一篇
下一篇